书籍详情

拐了夫君后我人设崩了

2022-05-12 15:57:28

半夏不是春

短篇小说 | 连载

18154 次点击

苏婉婉,京城小霸王,一心只想一辈子当条咸鱼,忽有一日,拐回了一位貌美夫君,原以为从此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没想到却开起了她的飙戏人生,每天都在和小夫君斗智斗勇,更没想到小夫君竟然天天煽动她自力更生,笑话,她家可是楚国第一富商,她还需要努力?只是她一打退堂鼓,小夫君就连着几天不理人,无奈之下,她只好服软,开启了厨娘生涯。只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从戏子堆儿里拐来的夫君,身份竟如此不简单! 顾瑾言,梨园一名小小戏子,甚少有人知道,他是当今陛下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剑,原想拿到东西边抽身离去,却没料到竟在小霸王那几名年轻女子拿着手中的发簪与摊位老板磨着价钱;发间有了银发的阿婆正在给一位顾客开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远处有有人光着膀子吞吐着火龙,燥热的空气中弥漫着糖人的香气。。

街道上,人头攒动,灯火通明,时不时从江面传来艺伎咿咿呀呀软糯缠绵的歌声。

几名年轻女子拿着手中的发簪与摊位老板磨着价钱;发间有了银发的阿婆正在给一位顾客开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远处有有人光着膀子吞吐着火龙,燥热的空气中弥漫着糖人的香气。

“驾!”

一阵马蹄声打乱了这份热闹,一位绯衣女子策马奔走,手腕处的金饰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高高束起发丝飞扬,巴掌大的小脸洋溢着明艳恣意,杏眼间透露出娇蛮之色,马背上还驮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子。

后面还跟着几名家仆,所过之处一片狼藉,被撞翻摊位的小商贩从地上爬起来,低声咒骂,却还不忘捡起地上的碎银子。

“也不知道那人倒了什么霉,竟被这个小霸王掳回了家。”

“谁知道呢!”

“也不知道苏家家教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个混世魔王。”

旁边的一个人瞥了他一眼,面带不屑,“人家刚刚丢给你的钱都够你家一个月的花销了,你不偷着乐还在这说什么呢。”

……

开满梨花的树下,一名女子闭目养神,巴掌般大的小圆脸,下巴微尖,粉嫩的双唇勾起,鼻翼处有着一颗若隐若现的红痣,增添了一丝妖娆。

缠绕在脚踝处的银铃隐隐作响,她手中拿着一壶酒,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小姐,人带来了。”

听到声音后,她回过头,上下仔细打量面前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这水青色的长袍果然极适合你。”

见他没有说话,面色如霜,苏婉婉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见顾瑾言的场景。

那日她扮作小厮溜进了梨园,隔着人群,远远地便看到戏台上的顾瑾言,顾目盼兮,美目流转之间魅人心魄,她也没有听懂在唱些什么,但整个魂已经被他咿咿呀呀的戏调勾了去。

一曲结束,她按捺不住好奇躲到戏台子后面放戏服的地方,偷偷看着铜镜中的人一点一点卸掉脸上的脂粉,露出原本那张清冷到极致的皮囊。

皮肤白皙,冰冷的眼眸蕴含着万千星辰,鼻梁高挺却有些圆润,微微抿着的嘴唇还残留着些许唇脂,好一个绝色动人的美人!

自打那天回府后她便打起将这小郎君拐回家的小算盘。

几日过去,她是衣服送了,钱也砸了,甜言蜜语也说了,这人就是不为所动,甚至还传出他要离开京城的消息!

情况紧急、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找了个黄道吉日,趁着月黑风高四下无人之时,将人绑了回来。

虽然人现在臭着一张脸,冷的像个冰块儿,但假以时日,她定能将瓜掰甜!

想到这,她眼中掠过一丝狡黠,抓起桌上一枚青果,咬了一口后,送到顾瑾言嘴边,笑嘻嘻的说,“可好吃了,要不要尝尝?”

谁料,顾瑾言衣袖一甩,左手背在身后,冷声道,“苏小姐究竟想做什么?”

她耸了耸肩,一脸无辜,“我没想做什么呀。”说话间又凑近了几分,红唇靠在顾瑾言的耳边,轻声道,“只是提前请未来夫君适应婚后生活。”

听闻此言,顾瑾言的耳朵红的要滴血,被她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只是这人退几步,她便逼近几步,就在顾瑾言退无可退之时,竹青闯了进来。

“不好了小姐。老爷回来了,已经朝着咱们院来了”

苏婉婉暗道不好,定是来兴师问罪的,可不能让爹爹现在就将顾瑾言扔出去。

她给一边的竹青递了个眼神,让她把顾瑾言藏好,自己则迈着小碎步,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迎了出去。

“爹爹,婉婉好想你呀。”她一把扑倒苏南怀里,想要先撒个娇稳住爹爹,不过好像这招这次不顶用了。

苏南强绷着脸,胡子一抽一抽的,“少卖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又干了什么好事。你平日里嚣张任性也就算了,今日竟然将一个戏子绑回了家,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你还怎么嫁人!”

听到这话,她抬眼看了爹爹一眼,小声嘀咕道,“那晚了,这事儿估计早就传得满城皆知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还好意思说?”苏南声音骤然拔高,震得她耳根子有些发疼,“你绑人便绑人,悄悄绑回家倒也没什么,你可倒好,大摇大摆的从大街上将人绑回来,闹得满城风雨。”

“哎呀,爹,你担心什么?即便我不将人绑回来,也不见的有人愿意娶我,这点您不是最清楚的么!”

抬眼看到老爹那颗眼珠子瞪得要吃人,她连忙开始顺毛,讲起了歪理。

“您从小就和我说,人是活给自己看的,我现在不是过得挺开心的么?不嫁人又不是不能活了,咱们家也不是不能养我一辈子。”

这说法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苏南捋了捋胡须。

见爹爹脸色微缓,她又神神秘秘的说,“爹爹,我给您绑回来的女婿长得可好看了,以后若是有了外孙女定然是倾国倾城。”

苏南眼睛瞬间睁大,这顾瑾言他之前略有耳闻,也去瞧过他唱戏,若是他和婉婉有了孩子,那倒也挺好的,说不定婉婉还能收收性子。

看着爹爹满脸向往的样子,她心下一松,银子应该不会被克扣了,“爹爹,若是没什么事儿,您就先回去吧。”

“嗯嗯”苏南刚刚还在想象着以后含饴弄孙的场景,忽然脸色一变“这孩子,怎么还撵人?也不让我喝口茶!”

她脸上一囧,暗道,您老要知道我将人绑在了闺房里,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爹爹,最近商号一切正常吗?”

“正常啊。”苏南虽然有些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苏婉婉眉头舒展开来,笑了笑,“正常就好。”

“你怎么忽然问起商号的事儿了?”

她眸子里满是担忧,这些年虽然爹爹不说,但她一直都知道,在暗处一直有人不停给苏家使绊子。

想到这里,苏婉婉神色一凛,“爹爹,你这几天一定要盘查一下商号,且要细细盘查。”

“到底怎么了?”

感受到爹爹语气中紧张,她故作轻松地说道,“我们做生意的多加防范总没有什么坏处。”

“行,我知道了。”

见爹爹真的放在心上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哎呀,我今天好累的,想赶紧睡觉,明天,明天婉婉亲自给您做完饭好吗?”为了防止再有意外,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爹爹往外送,最后啪的一下,将门关住。

本着不能吓着夫君的心态,她又在院里呆了一会儿,好给夫君一点缓冲时间。

苏婉婉突然想到赶紧追了出去,还好爹爹没有走远,没走几步,便看到了爹爹的身影。

深夜,苏婉婉突然醒了过来,发现身旁的顾瑾言不见了踪影,找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

不经意间想起在戏台子后面偷看顾瑾言换戏服的场景,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

但心里莫名有些不踏实,好像自己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到底是什么呢?苏婉婉摩擦着牙齿,眉头紧锁,回想着后台的每一样东西。

对!铜镜!

顾瑾言的位置明明可以看到有人躲在那,但为什么他装作没有察觉呢?

想到这些,她心中警铃大作,披上披风,跑到爹爹书房,却发现门上的锁已经不见了。

苏婉婉习惯性的摸了摸腰间,却什么也没摸到,刚刚出门太急,忘了带鞭子,无奈之下,只好捡了几颗鹅卵石充当暗器。

咔吱一声门被推开,苏婉婉打起精神,细细盘查着书房里的东西,衣角拖在地面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每走一步,脚踝处的铃铛微微作响。

许久,她都没有发现任何被人动过的痕迹,或许,真的是她多心了?正当苏婉婉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右前方好像比平日里多了一处阴影。

她屏住了呼吸,攥紧了手里的石头,在一步之遥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冷光,耳边响起刀剑出鞘的细小的摩擦声,外面像是有乌云遮住了月亮,原本明亮的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反正东西没在这里,还是先顾着小命要紧。权衡之下,她果断选择先离开这里。

又在附近找了许久,依旧没有找到顾瑾言的影子,她眼角耷拉着,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去了。

一路上心绪不宁,该不会他真的翻墙逃了,但顾瑾言那小身板,能爬上她家的墙头么!

心里正盘算着怎么怎么将人抓回来,却没想到她刚进屋,就看到那人好好的坐在屋里。

身上还穿着她挑的长衫,两缕头发垂在脸颊两边,慢悠悠的泡茶,比白日里的样子多了份慵懒。

茶水中冒出的热气缭绕在他周围,让人觉得有些虚幻。

她眼中瞬间恢复了神采,却又很快暗了下去,一把抓住抓住顾瑾言的手,怒气冲冲地问道,“你去哪了?”话问出口,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有着些许颤抖。

顾瑾言却将手抽了出来,轻抿了一口手边带着些余温的茶水,“在下只是找地方如厕。”

“是么?”她想到爹爹书房那的影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挑起他的下巴,“最好是这样,不然你就做好被扔进山里喂老虎的准备吧。”

“顾某不敢。”

一阵风吹过,顾瑾言的脸色立马变得有些苍白,顺带还咳嗽了几声。见此,她赶紧去将门窗关好,却没想到身后的人竟说。

“不如放在下回去吧,如此也不会毁掉小姐清誉”

“你想走啊?”她掩下眼底的失落,脸上瞬间重新端起甜甜的笑容,杏眼弯弯,一副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样子。

但说出的话尽显流氓本色,“本小姐该干的还没干呢,怎么可能放你走?再说了,清誉是什么?能吃吗?况且我苏婉婉什么时候有过这东西?”

笑话,她想了好几天才想出的法子将人顺利绑回来,现在放人,岂不是功亏一篑?

“你什么意思!”

苏婉婉欺身向前,目光下移,停到某一位置,眼里充斥着暧昧,“你说呢?”

“不知羞。”顾瑾言脸上有些恼怒,但又一时找不到更符合她的词语,忍气吞声的又闭上了眼睛。

“在下有些乏了,先休息了。”

看到顾瑾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她心中升起了捉弄的心思,佯装无知,道,“你不是要如厕吗?找到地方了吗?要不要我带你去?”

“不必了。”

待顾瑾言躺下后,她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若有所思的看着苏南书房的方向。

以退为进,她绑来的美人有些不简单呐!

清晨的阳光洒在屋子里,苏婉婉睁开惺忪的双眼,第一件事就是环顾四周,看到顾瑾言还在窗边熟睡,才放下心中的大石头。

她轻手轻脚走到顾瑾言身边,看着他的睡颜,嘴角显现出笑意,睡着的时候没了清醒时候的疏离,还挺乖的。

目光移到顾瑾言的手上,她眼中流光四溢,再也挪不动眼睛。

骨节分明、修长细直,血管清晰可见,握在手里又十分温暖。

她忍不住的想到,不知道人是否也像这双手一样,只是看起来油盐不进呢?

顾瑾言一睁眼,便看到她眼睛冒着绿光的盯着他的手,仿佛下一秒就会将他的手剁下供奉起来,吓得打了个寒战。

察觉到顾瑾言的动作,她像个新婚夫君问娇羞娘子般十分殷勤地问道,“饿吗?昨晚睡得可还好?”说着还抹了一把顾瑾言的脸。

“不饿。”顾瑾言头一偏,蹙着眉头,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

她眼底浮现一丝玩味,歪着脑袋,故意说道,“哦?那我刚刚怎么听到小郎君的肚子叫了呢?”

“胡说。”

不料下一秒,肚子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丝毫没有给他面子,苏婉婉听到声音也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声。

她不过是想逗一逗顾瑾言,没想到这人的肚子竟然如此给力,太好玩了。

“别,别,别笑了。”顾瑾言猛地一下站了起来,脸有些胀红。

见人有些生气,她只好止住笑意,捂着有些发疼的肚子,喊了喊候在外面的竹青,“将早膳拿进来,可不能饿着我未来夫君!”

她故意拉长了最后两个字的余音,还故意冲已经冷成冰块的顾瑾言抛了个媚眼,然后注意到,小夫君的背挺得更直了,眼睛了闭的更紧了。

等早膳的间隙,她依旧像昨天晚上一样,眼睛一直停在顾瑾言身上,仿佛要将他身上盯出个洞。

她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男子,但像顾瑾言这样的,还真是稀少。她那被人称作是京城第一美男的表哥和眼前之人相比,连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在她眼里顾瑾言就像是坠落凡间的仙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不过她就是喜欢,喜欢就要抓住。

不一会儿,竹青将膳食端了进来,诱人的香气扰乱了顾瑾言的心神,睫毛也微微颤动。

“想吃就吃吧,都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见人没有动静,她不禁翻了个白眼,何苦呢!肚子都叫了,口水一直往下咽,还要死撑着。

为了好不容易带回家的小郎君不被饿死,她连拖带拽的将人拉到了饭桌前,兴致勃勃的介绍桌上的吃食。

“这是蒸银鱼蛋羹,鱼是刚刚捞上来的,特别鲜美。”

“这是虾皮炒圆菜,既有虾的鲜味又有白菜的清脆,吃起来清爽极了。”

“这个白粥,你不要小瞧它,这可是足足熬了半个时辰,米也是从江西采购来的,你快尝尝。”

……

“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盐商。”

她像是没有听出顾瑾言语气中的嘲讽,得意道,“你在我家的生活估计也仅仅比不上皇帝了。”

是啊,恐怕皇上都没有你们苏府奢侈,皇帝早膳才十二个菜,你一介盐商之女,早膳竟有十五道菜。

“那还真是感谢苏小姐让在下体验了一把当皇帝的感觉。”

“嘘!这话可不能乱讲,要杀头的。”苏婉婉连忙捂住他的嘴,眼神中有些慌乱。

她虽然嚣张跋扈、胆大包天,却还是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家是有钱,但也只不过是一介商人,还是指着皇家过日子,说不准哪天就因为某些宵小被抄了家。

小夫君看起来弱不禁风,胆子到挺肥,竟然敢这样说。

在她的极力推荐下,顾瑾言终于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她夹的虾肉。

苏婉婉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注意到在送到口中的瞬间,顾瑾言瞳孔不自觉的放大。

站在旁边的竹青抓住时机,道,“这些菜都是小姐亲自改良过的,外面的吃食自然是比不上的。”

顾瑾言看了一眼苏婉婉,眼中有些不易察觉的赞赏,没想到这小霸王还能研究出这么多好吃的,看来也不是向外界说的那样一无是处。

“是不是发现我还挺有才的?是不是爱上我了?小夫君?”她勾了勾红唇,直直的看着顾瑾言,话语间透露着掩饰不住的自恋。

果然,流氓就是流氓,顾瑾言胡乱夹了几口菜往嘴里送。

“慢点,被噎着了。”苏婉婉哑然失笑道。

真不知道顾瑾言这张脸怎么长的,她居然越看越觉得好看,怎么也看不够,只是这小郎君心思有些过于深沉,不像他的皮囊一样招人喜欢。

“你看够了没有。”顾瑾言实在受不了有人盯着她吃饭,眉头紧锁,语气冰冷。

她痴痴地笑着,用手托着下巴,防止口水下一秒就从嘴里流出来了,“没有,夫君那么好看,我看一辈子都不会腻。”

展开



拐了夫君后我人设崩了目录

更多章节

拐了夫君后我人设崩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