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贤妻有毒

2022-05-11 16:00:17

leidewen

军事小说 | 完本

17443 次点击

弃妇复活,无怨有悔。不求报仇雪恨,但求远离它。即使命运弄人,逃不开,躲不掉,一次次让他们再重遇。她却依旧执着坚守着自己平平淡淡的幸福和快乐。守祠堂的老仆妇按着每天的顺序慢慢擦拭着,嘴中还念念有词。。

她每年陪婆婆程老太君出关,然后婆婆每一次出关之前,都会在这儿停一下,看着城墙,什么话也没说。每次归来,她也会在这儿停一下,打开车窗,去看城墙。绮罗不知道婆婆为什么喜欢看城墙,不过她也习惯了,每每到了这儿,就会停下脚步,抬头看看。所以城墙的每一点变化,她都很清楚。

昏黄的烛台照亮了满是牌位的小祠堂。从高到低,按着它该有的顺序,一一排开。

永安朝对男子会尊称为一声‘郎’,对女子会在名字后面加个‘娘’。绮罗是闺名,除了父母之外,旁人是不会叫的。而亲近的边上人与邻居会她叫一声‘绮娘’,不过后来婚后,程安叫她‘罗儿’,她叫程安‘二郎’。此时,绮罗无比确定,她真的回到了十六岁。

“没事,娘,我来吧!”绮罗压抑住自己的慌乱,把药筐放到后院里,赶紧出来帮忙。

“看您说的,我们二奶奶蒙您照顾着,我外头事忙,也不好总来看她。您有空多给她上柱香,就是帮了我大忙了。”青儿也看向了绮罗的牌位,眼眶瞬间红了。

“就是不爱说话。”段大娘笑了笑,“我们永安朝女子也可骑马打仗,本就不该这么腼腆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她爹爹管成这样?”

她有时很羡慕这些牌位,幻想着有一天,自己的牌位放在夫君的边上,于是她的人生就完满了。没想到,有一天,她的牌位进来了,而她的夫君……

“给二爷请安。”青儿心不甘情不愿的施了一礼,即使已经脱籍而去,但怎么说也是故主,她不能太失礼的。

“我不知道,我只觉得那个才是我们二奶奶,我得带她走。”青儿定定的看着上面的牌位,充满了坚定。

“好了,不早了,快回吧!”

程安静静的在外面看着,没想到这姑娘不是聋子,也不是哑巴,她只是不爱说话罢了。看她在柜上,她一会背着众人在满满一面墙上的小药屉上飞速的抓药,手若彩碟一般在药屉里飞舞,就好像她的手上长了眼睛一般;一会面对他们,用细细的麻绳把药方与药系成一串药包,递给病人,高高的柜台看不到她裙摆的飞舞,但是在程安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出完美的舞蹈。

绮罗是有些乱的,但是走到城门口时,她定定的站住了。抬头看着城门,这是老城墙,这城墙在万吉十年时,因为一场意外的雷电,城楼的一角被雷劈掉了。而那一年,太上皇驾崩,臣民们说那是上天示警。后来虽然经过修补,但还是留下永远的印记。

绮罗跑回家,家里的医馆门口还是熙熙嚷嚷的,父母都在忙着,小伙计看到她,叫了一声,“绮娘,你回来了。”

“二奶奶,咱们回家了。”青儿的泪终于滚滚而下,把牌位接过,小心的放在她带来的干净花布包裹起来。绮罗从房梁之上一下子也跌落在包裹之中,由着青儿放进了一同带进的小篮里。

程安看她突然狂奔起来,吓了一跳,赶忙跟上。又不敢跟太近,被人说成登徒子就不好了。但又不敢远了,生怕丢了,把后面的程槐都弄得满头大汗,好好的有马不骑,跟着大姑娘乱跑,真的有什么事,老爷、夫人还不得怪他没跟好爷?

而此时,绮罗无比确定的看到,城墙是完整的。难道她真的回到她和程安初相见的时候吗?那么爹娘还在!想到这儿,绮罗心里涌出一股热流,拼命的克制着眼中的酸涩,急急向家奔去。

从后门出府,青儿的夫婿程槐已经套好了车,女儿坐在车里,小子牵着马,就等着她了。她也不说话,直接踏上车辕,坐好,捧着篮子,对程槐说道,“去正门那儿绕一圈。”

“二爷还有什么吩咐?”

“孩他妈!”

展开



贤妻有毒目录

更多章节

贤妻有毒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