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向天再借二十年

2021-07-16 04:33:52

大巴山人

军事小说 | 完结

4689 次点击

  顶上还能吐莲花,

  漫步观音庙,这陷入泥土不知多少年的残砖断瓦,就这样随意地嵌在了脚下的黄土里。历史的长河时而缓慢、时而湍急,岁月的剥蚀让往日之辉早已斑驳支离现仅存偏殿一间,石狮两尊,第十九代主持大和尚坟墓一座。现如今仍不时有零星信徒香客来朝。岁月催人老,却带不走扫不掉历史的尘埃,走在砖瓦砾石之间,抚摸石狮,伴随着香烟缭绕,如梦如幻、似痴似醉……

  欲知下文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不一会,在一处瓦房前,樊鹏将水桶里的水倒在门口一座石缸里,然后道:“到了,到了。家里有点寒酸,老人家可不要嫌弃哈。”汉子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

  对于蒋真人,王林不愿多加提及,王举两口子也不便多问,想是必有难言之隐吧。

  樊鹏有点扫兴,不悦道:“哎,说了你们也不信,反正老人们都是这样说的,应该是真的,我觉得。”

  待走在路上,樊鹏又指着村子南边一处小山包道:“据村里老人说,以前这山里埋着许多我们樊氏先祖藏着的宝藏,一到无月之时,这座大山便会发出阵阵金色光芒,后来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大山也只剩下一座小山包了,而且至此以后便再也不见发光了。”樊鹏一脸神秘。

  大风来后,掀起阵阵稻浪,摊开巴山农人那秋收时镰刀的割痕嵌满泥土的手掌,深刻地分不清哪儿才是指关节的纹路……

  还有的时候呢?却是濛濛秋雨,一下就是一两个月,毫不停息。东坡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有月儿的晚上多不下雨。有雨的夜晚却看不见月儿。可是没有月儿的雨夜晚更让人孤独与惆怅。

  “小小的秀才而已,比不得你们这里呀,尽出状元进士呀!”王林不经意间回头又看见了几座旗斗,自觉惭愧道。

  “诶!不就是一点小涝病嘛!我也只是秋冬两季有些难受,没什么大不了的!”桂珍说话倒是干脆。

  当然,几何时,外面下着雨心却晴着;又几何时,外面晴着心却下着雨。然天无常晴,亦无常雨。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有人说:“雨是上天的眼泪。原来上帝也如凡人一样,有开心,有忧愁,他也逃不掉喜怒哀乐。

  千秋一揽塝梯田,

  王林看到这温馨的一幕,赞叹之余,更多的是心生羡慕。

  “怕个啥,都十几岁的半大人了,还怕丢了不成?准时在路上贪玩罢了!”一个中年汉子一边拨弄着灶里的火,一边抽着旱烟,不经意的答道。那厚厚的嘴唇上沾了一些烧火掉下的烟尘,一双眼睛,平淡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他正是这座吊脚楼的男主人,名叫王举。

  “咋这么块就回来了?”桂珍替包子重新敷上热帕后,又向王举问道。

  王举一家听后,揪心得不了,眼巴巴的看着二叔,一脸焦急。

  破败的观音庙,虽无宝光寺、报国寺等蜀中几大精蓝之鼎盛香火,亦不及真佛山之雄伟壮丽!但千百年悠悠岁月走过,如今那观音庙中的残砖断瓦,抹不掉扫不掉的历史痕迹与尘埃,至少证明着它曾经存在过……

  王举感到无奈,跺脚道:“他鼓捣不要嘛!还说以后要是再开家铺子,叫我们去帮忙打点呢!”(注:鼓捣,川东一带方言,就是“非”的意思。如:他鼓捣要去打球!普通话就是:他非要去打球不可!)(也不知我这样写,大家接不接受?但为了体现地域特色,加之不才也正是川东人,有时觉得要“鼓捣”这样写才行,呵呵,见笑了!)

展开


借呗二十笔怎么再借  最后一次再借二十  向天再借两百年  向天再借八百年  向天再借三百年  向天再借二十秒  向天再借二十年诗词  向天再借二十年的散文  向天再借二十年来不及说我爱你  


向天再借二十年目录

更多章节

向天再借二十年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